财经>财经要闻

程曼丽:异彩纷呈的“当代华文报纸陈列馆”

2019-10-29

《港澳台及海外华文报纸面孔》序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程曼丽

  由中国新闻社副社长兼副总编辑夏春平先生主编的《港澳台及海外华文报纸面孔》终于面世了,可喜可贺!

  几个月前,当春平告诉我他正在编纂海外华文报纸报样图集且已近尾声时,我的心情简直可以用“大喜过望”来形容。

  自从1998年我跟随中国新闻社原社长王士谷先生进入海外华文传媒研究领域之后,资料(主要是报样)的收集就成为两辈人操心最多的事情。因为海外华文传媒的研究是一种远距离的研究,即便是跟踪报业发展的最新动态,仍然不可避免地存在分散化、碎片化的特点,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研究者的整体观照,做通史研究时尤其如此。记得当年王老通过各种途径收集资料,家中堆满了不同时期海外华文报刊的报样;我则利用出国机会遍寻当地华文报刊,有时报样竟占据行李箱一半的位置。即便如此,许多海外华文报纸还是无缘相见,这始终是一件憾事。我时常在想,什么时候能有一个专门的空间,将所有的海外华文报样悉数陈列,让这方面的教学与研究具有直观的实物形态,能够生动、鲜活起来?如果说这是一个“梦”的话,帮我圆梦的就是春平副总和他主编的《港澳台及海外华文报纸面孔》。

  《港澳台及海外华文报纸面孔》首次将分布于亚洲、非洲、欧洲、美洲、大洋洲50个国家和地区的427份华文报纸的报样集纳在一起,展现了世界华文媒体家族中这一特殊支系的整体面貌。因为时间上具有接近性――收集的报纸的出版时间均为2010年至2013年6月间(并通过各种途径核实这些报纸在2013年7月底还在出版发行),它又如同当代华文报纸的陈列馆,洋洋大观,异彩纷呈。进入其间,透过报纸的版式、图片、文字,我们立刻就会被海外华文报纸特殊的生态和语境所吸引,感受到它们与中华民族之根紧密相连却又各自不同的文化特质,并对其中的跨文化部分产生浓厚的兴趣。

  从华人移民史的角度看,海外华人社会存在着新老三代移民交替并存的、多元化的族群结构。第一代移民主要来自东南沿海地区,他们早已加入居住国国籍,成为当地公民的一分子。他们的后代在语言文化、风俗习惯等方面日益本地化,与中华民族的深层关联所剩无几。第二代移民主要来自港、台地区,大部分为投资移民和技术移民。虽然从道理上讲,香港、台湾与中国大陆同祖同宗,又是粤文化和闽南文化的辐射区域,但是具体而言,它们在社会制度、文化传统、生活方式等方面与中国大陆又多有不同,由此带来双方在政治理念、价值取向以及文化形态等方面的差异。第三代移民(新移民)是指改革开放以后从中国大陆走出去的移民群体,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已经成为海外移民军团中数量最大的一支。与老一代移民和港台移民不同,大陆新移民来自中华民族的中心区域,与中华文化的主体部分最为接近,对它的认同感也最强。他们虽然来自五湖四海,来自不同的方言区域,却是以建立在北方方言基础上的普通话作为通用的标准语,以新中国成立以后推行的汉字简化字作为通行的文字符号。如果说第一代、第二代移民代表的是小区域文化的话,新一代移民代表的就是大区域文化。基于不同的区域文化,适应所在国国情以及华人社会的需要,一批批华文报刊应运而生。它们有的旋起旋灭,有的历百年而不衰,前赴后继,生生不息,维持着相当的规模,在当地华人社会以及所在国主流社会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港澳台及海外华文报纸面孔》正是从一个横切面上对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背景下当代海外华文报纸所做的一个集中展示。

  把分布在50个国家和地区的427份报样在相近的时间内收集完备,并非易事,此中的艰辛可想而知。作为中国新闻社的领导,春平虽然可以借助现有的平台优势获取一些资料,得到一定的支持,但是如果没有非做不可的决心和执着实干的精神,这项大工程也是无法完成的,我敬佩春平的恒心与毅力。毕竟这件事情不属于行政管理、业务管理范畴,而是带有研究和考据的性质,需要积小流,积跬步,渐成气象,终结果实。因为不具备资源优势,学者的力量难以企及;因为与业务无关,一般的媒体人也不会顾及。从这个意义上说,春平做了一件对于学界、业界、新闻教育界都有意义的拾遗补阙的事情,功莫大焉。

  再次祝贺《港澳台及海外华文报纸面孔》的出版并期待春平先生更多的成果问世。

  2013年7月于北大燕园

责任编辑:支辊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