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广东茂名两万精神病重症患者仅五六百人被收治 图

2019-11-03

政府应切实负起对精神病人收治、管理的责任。资料图片

 新西兰中华新闻网消息   ■社会观察

  “政府如果不迅速加大对精神病人管理的投入,我担心精神病人伤人案还会发生!”日前,茂名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荣中旺忧心忡忡地对记者说。据了解,目前茂名重症精神病人约有两万多人,但只有500多人得到收治。医疗资源严重不足、医疗人才匮乏、社会歧视等多种难题困住了精神病人的就医之路。

  精神病院面临巨额债务

  记者了解到,成立于1958年的茂名市第三人民医院目前是茂名市最大的精神病人收治医院,曾被作为“自负盈亏”的典型引来许多同行参观取经,因为在现行体制下,精神病院能够自给自足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院长荣中旺苦笑着说,“我们哪有那么大能耐!但政府没钱给,我们只有自力更生啊!”

  他介绍,目前该院收治精神病患者450多人,在职医护人员及职工243人,但有财政拨款给付工资的仅50人。医院医疗资源严重欠缺,场地不足是医院面临的最大难题,400多病人就挤在两栋小楼上,本来只能放两张病床的房间摆了四张床。

  记者来到女病患区,当时正值女病患排队领药时间,一个小小的走廊挤满五六十人,她们大都目光呆滞,静静地等候拿药。据护士长介绍,这种场面算很好了,一些病人刚来的时候不清醒,发起病来要两三人才能按住,喂药也不吃,医护人员都感觉压力太大了,身心俱疲。尽管这样,需要入院医治的精神病患者还是太多,已经没法再收了。

  荣院长说,医院不是没想过盖新楼,但医院几十年来已经欠下巨额债务,只能捉襟见肘过日子,根本没钱建楼、更新医疗设备。而医院的欠费问题也非常严重,其中病人欠费就达400多万。有的民政部门只管把精神病人送进医院,但医疗费他们就不管了。

  精神疾病报销比率偏低

  长期与精神病人打交道的茂名市第三人民医院医务科梁主任认为,高发病率,低治愈率,精神病患者入院后基本只进不出的现状,是造成精神病人收治率低的重要原因。他说,“任何一种疾病包括癌症,都比不了精神病给自身、给家庭、给社会造成的伤害,一个精神病人会拖垮一个家庭,让整条村不得安宁。”

  而对精神病人,当前农村合作医疗报销率不统一,跨地区报销难度大,早期精神病的干预治疗不在农村合作医疗报销范围内,这些都给精神病人的收治带来很大困难。

  茂名市的精神病患者大多来自农村,由地方政府送来的患者可通过农村合作医疗报销40%的医疗费,而普通患者可报销30%,报销率是较低的,给精神病患者及其家庭造成严重的经济负担,很多家庭被无底洞式的治疗费用拖得一贫如洗,最后只能放弃治疗,而这些并未治愈的病患流落社会,无疑给社会的安定带来很大威胁。

  据荣院长介绍,整个茂名市有精神病患者近8万人,重症病患约有2万人,而茂名市除了第三人民医院外,另外两家规模很小的精神病院分别收治精神病患者不到100人,全市收治的病人仅有500到600人。

 医疗人才青黄不接

  要提高治愈率就得加强人才建设。虽然茂名三院在当地很有名气,但荣院长坦承医院还存在着医师严重缺乏的问题,主治医师少,主任医师更少;招人难,留住人才更难。

  他介绍,“前段时间,医院招到了一位广西过来的医师,业务能力非常不错,可是没过几个月,这位年轻的医师又跳槽走了。没办法,医院自身财政状况决定给他们提供的待遇不可能很高,他们找到待遇更好的医院,我们也不能拦着不让他们走”。针对这种情况,医院也组织现有的医务人员参加各种培训课程,提高他们的业务能力,但是他们大部分都是年纪较大的老职工,知识能力有限,提高业务能力困难比较大。荣院长希望国家能加快培养、输送精神病方面的专业人才,解决当前精神病专业技术人员紧缺的现状。

  政府要承担起责任

  社会歧视、家庭冷漠是精神病治疗面临的巨大难题。据梁主任介绍,一些患者和家属即便具有一定的精神卫生知识,但多数患者宁可自己忍受痛苦而不愿寻求精神科医生的帮助,害怕因“精神病”而受歧视,结果延误了治疗,病情加重。

  有些家庭对患有精神病的亲人漠不关心。有一件事梁主任记得很清楚,几年前,一位精神病患者把啤酒盖吞到肚子里,被人送来医院,急需抢救。医院马上打电话到他家里叫他家属过来签字。当医生把情况告诉患者的父亲时,他却说“我在炒菜,没时间理。”接着就把电话挂了!家属遗弃精神病人、不管不问的现象医院已碰到很多起,医院也倍感无奈。

  针对这些问题,当地一位卫生局干部认为,由于我国《精神卫生法》至今没有出台,没有建立强制精神疾病治疗制度,大量的精神病患者只能依赖自我或家庭的力量进行治疗和康复。而从世界各国的普遍经验看,只有政府负起这个责任才是出路。政府作为公众的守护人对此责无旁贷。近年来,频频发生的精神病患者伤人案件暴露了政府对精神卫生服务的投入不足。政府应当加大对精神病专科医院的建设和资金投入,建立强制医疗基金,确保精神病患者“有病可医,有财能医,有院就医,有人给医”。要尽早为精神卫生立法,明确政府及相关部门的责任,从而打破目前仅由卫生部门单独承担责任的局面。(记者项仙君 实习生廖美娜)

责任编辑:敖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