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朱亚文谈演《红高粱》:挨了周迅上百个耳光

2019-10-29

  “我曾经对高密东北乡极端热爱,曾经对高密东北乡极端仇恨……高密东北乡无疑是地球上最美丽最丑陋,最超脱最世俗,最圣洁最龌龊,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

  1986年,山东作家莫言在那部后来成为“寻根文学”代表作的《红高粱》里,为高密东北乡立传。跟莫言说过的一样,30年过去,很多东西都变了,唯一不变的,就是高密东北乡的那片高粱地。

  而如今,这片高粱地里的那个让不少中国人熟悉的故事,又一次重新上演了。

  郑晓龙自陈胆儿肥

  电视剧要做“第三座大山”

  昨日,由《甄�执�》导演郑晓龙执导、时隔10年再度回归电视圈的周迅携手朱亚文主演的电视剧《红高粱》在济南举行首映礼。临时缺席现场的莫言,用VCR的方式表达了自己对高密东北乡高粱地的依恋,“我们这一茬作家都写过历史,写过战争。30年了,那片高粱地是我心里唯一不变的东西。”

  让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如此念念不忘,又有张艺谋、巩俐、姜文合作的电影《红高粱》在前,首映礼现场,导演郑晓龙坦言,接下这个重任的他特别紧张,“去年5月才开始搞剧本,9月又必须开拍,因为高粱不等人!”他怕“辱没”了这部作品,“怕最后对不起莫言先生。”

  幸好郑晓龙身边有个“胆儿特肥”的编剧赵冬苓,“她1个月拿出了大纲,我看一遍,就有了拍的胆子,也有了拍这个故事的愿望。”而对此,坦言电视剧《红高粱》面前有着“两座大山”的赵冬苓则直言,这部作品也许会成为“第三座大山”,“让后来人再不敢碰《红高粱》!”

  莫言称周迅“小狐狸”

  她跟巩俐气质完全不同

  《红高粱》的两座大山,曾让郑晓龙发怵,但对于周迅而言,巩俐的经典却不会成为自己的心理压力。时隔十年再度涉足电视圈,周迅理由很充分,“其实我一直没有离开,只是有一阵子没拍而已。”而她透露,第一次看到“九儿”这个角色就深受触动,“在那个大时代,她经历出卖、欺骗、背叛,爱的男人是个土匪,但她选择用善良去面对这一切,对她,我是满怀尊重的。”

  不过,出生江南的周迅能演好爽快、直接、坚韧的山东女人吗?她说自己最在意的是莫言的评价,“到现在我还没见过莫言老师,我希望我演的九儿,能跟他心里的靠近再靠近一点。”

  说曹操曹操真的“出现”了,VCR中,莫言亲切地称周迅为“小狐狸”,他如此对比巩俐和周迅,“巩俐有山东女人的霸气大气,周迅则是浙江女子的灵秀狡黠,总之她俩气质区别比较大,但用这种性格完全不同的演员来演绎,我认为是个正确的选择。”

  朱亚文足挨上百耳光

  土匪的爱情就这么过瘾

  其实,莫言自然是相信“戏精”周迅的演技的。本身个性古灵精怪的江南女子,跟曾经《李米的猜想》中的李米一样,执拗、坚韧,甚至多了火热和野性。

  剧版《红高粱》在首映礼上播放了不少片花,其中只要涉及九儿和余占鳌的戏份,几乎全是火花四溅。朱亚文透露,剧中大约前后挨了周迅真真正正上百个耳光,连郑晓龙都说,两人“打出了花样”。而周迅也坦言,跟朱亚文的戏每回都是动手、骂人、“让他滚”,“不过还真挺过瘾的,这两个人的爱情就是这样。”

  现场,电影《红高粱》中经典的“野合戏”也有新的呈现,而周迅透露,因为朱亚文演出太投入,自己的胳膊差点被他掰折,“现在能想起来的就是胳膊痛,地上带齿的高粱叶特别扎。”

  据悉,《红高粱》将于10月27日起登录山东等四家卫视首播。 记者张聪

责任编辑:游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