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编剧岳小军:《心花路放》源自与导演宁浩的旅行

2019-10-29

编剧岳小军:《心花路放》源自与导演宁浩的旅行 史航,岳小军,张翼,王川

  中新网北京10月15日(记者 张曦) 15日下午,《凤凰大影响》之“寻找中国好故事”发布会在北京举行,著名电影人岳小军(编剧,代表作《心花路放》《疯狂的石头》)、张冀(编剧,代表作《亲爱的》《中国合伙人》)、王川(导演兼编剧,代表作《魁拔》系列)出席,谈到当下电影与剧本之间的关系,以及编剧在产业中的地位和价值。

  《心花路放》编剧:曾与导演宁浩有分歧

  在刚刚结束的国庆档中,《心花路放》、《亲爱的》、《魁拔3》都取得了票房和口碑的双赢。

  对于《心花路放》引发的低俗争议,编剧岳小军坦言,这部电影《心花路放》讲的是人的原始动力,“必须生猛、有力量,有脏字和‘黄段子’,才贴近生活,文质彬彬的台词也不构成一个‘泡妞’故事了”。

  岳小军告诉记者,创作《心花路放》的初衷就是和宁浩的旅行,“刚开始是以情感为主要线索,讲主人公的释怀,泡妞部分反而写得没有那么扎实。”

  在剧本创作后期,岳小军就商业性与宁浩产生了很大的分歧,“《黄金大劫案》我希望做得更high,但宁浩希望是一个讲信仰的东西,他去掉了很多周边元素,使电影更单纯。但其实最后观众不是很喜欢”。

  在演员选择方面,岳小军透露一早就锁定了黄渤和徐峥,只不过一开始他认为徐峥更像主人公,但宁浩则决定由黄渤来演,“黄渤每条都演得非常精准,令我们惊叹。而徐峥也突破了以往‘被动型’的角色,成就了公路电影里的最佳表演”。

  《亲爱的》编剧:张译的角色很出挑

  谈到《亲爱的》的打拐题材,编剧张冀坦言自己之前对拐卖事件的严重性完全不了解,而从中他也深刻体会到陈可辛的敏感度。“这个项目是在《中国合伙人》之前,陈可辛就关注到的,而当时他手上还有几个比较商业化的项目,却选择了这一部,他觉得这个新闻是个好故事,如果不及时拍就会被别人抢走。于是决定下一部就要拍。”

  在准备过程中,张冀看了大量社会文化方面的书和电影,在创作初期,他每天循环看电影《一次别离》和《一一》,“这是个笨招,但能进入写作的情境。”

  对于和陈可辛的合作感想,张冀笑言最轻松的一件事是不为演员发愁,“我写剧本时人物基本为主题来服务,剧本比成片更冷静残忍,不想带入太多惯常写作人物的技巧,尤其黄渤、郝蕾的角色都是比较平实的,唯一出挑的是张译的角色,本来我心目中的人选是张嘉译那样年纪大一点的演员,但是导演经验丰富,会反着去考虑,找了一个不一样的演员,对演员的挑战很大。”

  关于演员改剧本的问题,张冀还是调整心态,累积了自己的经验,“编剧要开放,不要把自己摆在悲催的地位,因为你的反抗价值也不大。虽然该急也得急,但更重要的是从好演员、好导演身上学到东西,他们对人物的经验还是很好的”。

  《魁拔》属于热血类作品,停拍是市场理性行为

  作为《魁拔》系列的导演、编剧,王川一来就回应了针对《魁拔》的几大争议, “我想澄清的是,评论称《魁拔》是中国动画的标杆,就有人认为这是片方自己的炒作,这是不真实的。而且我们没有瞧不起《喜羊羊》等低龄动画电影。还有人认为我们拿《魁拔》圈钱,如果我们圈钱,没必要用那么复杂和高成本的东西来圈钱。也有人认为我们把20分钟的电视剧内容硬撑到80分钟的电影,那是他们没看过热血类的作品。”

  对于停拍《魁拔4》,王川解释称,这是一个关于市场的理性行为,“每部《魁拔》我们都会观察观众和影院的反馈。我们发现青春人群不太习惯看动画片,有时候售票员会提醒这是国产动画片,就挡住了一部分观众入场,而《魁拔》终究有这样的门槛。所以我们考虑我们做成真人CG的形式,它的TV版也已经出到十几集了,过两年有了受众基础之后还能继续做电影。”

责任编辑:木拒